象山县 玉环县 大丰市 垦利县 阿图什市 海淀区 甘洛县 岢岚县 申扎县 濮阳市 兴隆县 台北县 新丰县 晋州市 特克斯县 东辽县
应用必备 怀远县 铜梁县 睢宁县 监利县 巴塘县 台南县 大化 霍林郭勒市 宜丰县 永丰县 奉化市 法库县 融水 红桥区 靖远县 乐陵市 天门市 塔河县 萨嘎县 湖南省 游戏

唐双宁:金融监管改革不要在机构设置上打转

2017年04月27日13:40    作者:唐双宁  (0)+1

,饿虎饥鹰单忧极瘁痛心伤臆

党同伐异壹周刊焦唇干肺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唐双宁 原载《财经》杂志

  不存在所谓的“最优金融监管模式”,符合实际、管用即可。更进一步说,我们现在讨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表面上是在“体制模式”上打转转,其实是在“机构设置”上打转转,把体制简单地理解为机构设置。

唐双宁:金融监管改革不要在机构设置上打转唐双宁:金融监管改革不要在机构设置上打转

  现在都在热议金融监管体制问题。所谓金融监管,就是国家金融监管当局以防范风险为目的,以法律法规为依据,对金融机构、金融业务以及相关当事人进行监督管理的行为。

  按这个定义,1983年以前我国没有现代意义上的金融监管。1983年9月,国务院决定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负责金融管理、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由此我国形成“二元银行”体系,人民银行开始履行金融监管职能。1992年成立国务院证券委和作为证券委监管执行机构的证监会,对证券市场进行监管。1998年,证券委与证监会合并组成正部级事业单位,统一监管证券期货业;同年成立保监会,统一监管保险业。2003年成立银监会,统一监管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其业务。综上所述,1983年以后,我国金融监管先后实行过“一行模式”、“一行一会模式”、“一行两会模式”和现在的“一行三会模式”。

  而现行监管模式下,既存在“一行三会”都不管的真空地带,比如金融控股公司;又存在“一行三会”都在管的交叉领域,比如资产管理业务;也存在各管一段的领域,比如网络金融;还存在由非金融管理部门管理的行业,比如由商务部门监管的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为加强监管协调,“一行三会”还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和监管协调机制。

  从国外情况看,金融监管模式也是五花八门,并且不断修补,力求符合本国实际。以美国为例,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对金融监管架构进行了改革,目前在联邦层面有美联储、货币监理署、证监会、联邦保险办公室、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等监管机构,在州层面有各州的银行、证券和保险监管机构,形成了既有联邦监管机构、又有州监管机构的“双线多头”共管模式。

  目前,从我国金融监管机构设置上看,选择无非是一行模式和一行N会模式,一行N会模式还可细分为五种:一行一会甲模式(央行+金监会)、一行一会乙模式(央行+证监会)、一行两会模式(央行+金监会+证监会)、一行三会模式(现行模式)和一行四会模式(另成立“三会”职能以外的对其它金融机构和业务进行监管的部门)。

  “一行模式”的好处是效率高,不用几个部门协调,央行既管货币政策又管监管,实在不行可以直接拿钱;问题是监管任务重,容易顾此失彼,力度受影响。“一行N会”模式的好处是专业分工细致,监管力度大;问题是效率受影响。

  有人会说,实行“一行模式”的时候中国金融业比较简单。其实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情况一点也不简单,要不然为什么当时要“治理整顿”?为什么央行要提出“职能转换”把工作重点转到监管上来呢?

  如此说来,不存在所谓的“最优金融监管模式”,符合实际、管用即可。更进一步说,我们现在讨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表面上是在“体制模式”上打转转,其实是在“机构设置”上打转转,把体制简单地理解为机构设置。

  实际上,“体制”的完整定义应当是“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的机构、制度与技术安排之总和”。任何体制模式,都离不开人的能动性和创造性,考虑监管体制不能忽视“人”的作用。去年我曾提出“人本经济学”的概念,意在强调人的因素。既然没有最好的模式,就要选“最合适的人”。人与体制搭配得好,就是最好的模式。也可以我们现在对国企的股权管理模式为例。目前国企管理大体可以分为实体国企的“国资委模式”和金融国企的“混合模式”(财政部、中投等)。哪种模式更好?很难下定论。同一模式下,因人的不同而效果大异的情况并不鲜见。

  同样,金融机构经营管理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实在不好说光大集团的例子。这十年来,光大集团的经营管理模式和针对光大的监管模式并未改变,但由于班子的调整和党建工作的加强,实现了由资不抵债、濒临破产到世界500强的飞跃。

  当然,光大的例子我认为也可能是哲学意义上的“否极泰来”或“物极必反”,到了该发生变化的时候了。我在2015年光大重组改革完成后曾正式明确“四点共识”,其中第一条就是“光大取得的成果是几代光大人的共同努力”。这个不是“装样子”,确实是心里话,因为有前人的探索,才有后人对道路再选择的机遇。所有人都不容易,都做出了贡献。但这也说明,经营好一个企业既要靠体制也要靠人。金融企业经营管理是这样,金融监管不也是这样吗?我今天说这个话,目的是建议监管改革不要仅仅在机构设置上打转转,还要考虑体制因素,人的因素,人的主动性、能动性、创造性……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

责任编辑:贾韵航 SF174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唐双宁 金融监管 一行三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绩效主义让中国企业陷入困境 华人温哥华拆房为何引发抗议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预售制是房地产去库存拦路虎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 统一金融监管体系不会一蹴而就 新三板动真格了:国资投券商被祭旗 刘士余磨刀霍霍向豺狼 2016年换美元小心踏错节奏 A股市场的不振是不正常的 陪同胡耀邦考察江西和福建